当前位置:霞浦房产网历史石敬瑭自称“儿皇帝",最终还是在契丹铁骑下覆灭
石敬瑭自称“儿皇帝",最终还是在契丹铁骑下覆灭
2022-11-13

五代十国这段历史比较乱腾,你方唱罢我登场,朝代、皇帝更迭频繁,让人记不太清楚。今天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详细解读一下。

五代十国其中有一个皇帝知名度挺高,只可惜不是好名声,而是恶名、耻辱之名,他就是向契丹君主自称“儿皇帝”、割让燕云十六州的后晋开国皇帝石敬塘。

后晋高祖石敬瑭

石敬瑭生于太原,从小不太爱说话,喜欢看兵书战策,长大后投到晋王李克用义子李嗣源的军中,作战勇猛,颇有计谋,很得李嗣源的信任和器重,把女儿嫁给了他,并让他统领自己最精锐的骑兵“左射军”。有一次,后唐庄宗李存勖率军与后梁将领刘寻交战,李存勖这边阵势还没有摆好,刘寻就发动了攻击,形势危急,石敬瑭立即率领几名亲军杀入敌阵,左冲右突,所向披靡,遏制住了敌人的攻势,掩护李存勖安全后撤。事后李存勖对他大加赞赏,石敬瑭也因此战名声远扬。

石敬瑭不光作战勇猛,而且很有眼光,对局势的分析判断比较精准。公元 926年,受命镇压魏州兵变的李嗣源被部下劫持拥立为主,就在他犹豫徘徊、想回京城当面向皇帝解释的时候,石敬瑭一针见血地说道,古往今来,还从没有见过军队叛乱,而领军主帅没有责任的事,怎么可能说清呀!一语点醒局中人,李嗣源果断做出了攻取汴州、谋求自立的决断。石敬瑭自告奋勇率领三百骑兵打头阵,为李嗣源登基立下了汗马功劳。

正因为劳苦功高,李嗣源病逝后,石敬瑭受到了继任皇帝闵帝李从厚的猜忌,将他和手握重兵的凤翔节度使李从珂调任,借此来削弱他们的实力。李从珂拒不受命,打着“清君侧”的旗号率兵攻入洛阳,闵帝李从厚在几十名亲卫的保护下仓皇出逃,没想到在路上遇到了回京接受调任的石敬瑭。心计很深的石敬瑭略作思考,就以闵帝随从有叛变之心为借口将他们全部诛杀,把闵帝李从厚孤身一人留在卫州驿站看管起来,随后一路飞驰进京,把消息告诉了李从珂。李从珂继位后,马上派人到卫州将李从厚缢杀,石敬瑭借刀杀人的计策成功实施。

李从珂也是个聪明人,知道石敬瑭的险恶用心,所以登基后一点也不信任石敬瑭,而是把他当成了最大的威胁。参加完李嗣源的葬礼,李从珂找个借口就把石敬瑭留在了京师洛阳,不让他回河东,还把自己的妹妹魏国公主嫁给了他,借机监视石敬瑭。

石敬瑭为了打破困境、回到河东,竟给夫人魏国公主找了个帅哥情人,拼着戴顶绿帽子,把魏国公主“感动”成了自己人。他还经常偷偷吃泻药,有一次晕倒朝堂、屎尿横流。魏国公主趁机求曹太后帮石敬瑭向李从珂求情。李从珂一看石敬瑭肤色发黑、骨瘦如柴,觉得他活不长了,善心一发就把他放回了河东。

一回河东,河东节度使石敬瑭如蛟龙入大海无比畅快,身体很快恢复。他以抗拒契丹军为名,不断地向朝廷索要兵器粮饷,积蓄力量。为了试探朝廷对自己的真实态度,石敬瑭上书请求外调到别处任节度使,李从珂没有丝毫挽留,立马同意,还催着他赶快赴任。这是明显的不信任,石敬瑭觉得李从珂早晚会加害自己,先是装病赖着不走,随后又上书说李从珂是养子,不应该继承皇位,应该让位给李嗣源的亲生儿子李从益。李从珂大怒,下令罢免了石敬瑭的所有官职,然后派大军攻打太原。

石敬瑭此时力量不足,见大军压境,慌乱之中竟做出了一个遗害中原400年的错误决定:向契丹皇帝耶律德光求救,并向其许诺,契丹帮他夺取后唐江山后,就割让幽云十六州给契丹,每年进贡财物,并以儿国自称。耶律德光一看如此优渥条件,两眼放光,立马应允,随即调派五万大军南下支援石敬瑭。靠着契丹铁骑的帮助,石敬瑭如愿夺取了后唐江山,建立了后晋政权,史称后晋高祖,后唐末帝李从珂自焚而亡。

石敬瑭向耶律德光自称“儿皇帝”

石敬瑭称帝后,很守信用,许诺条款一一兑现。作为中原地区北部屏障的燕云十六州自此被契丹占据,中原地区完全暴露在外族的铁蹄之下,而且一直持续了400多年,一直到明太祖朱元璋北伐时才重新收回,石敬瑭也从此背负上了大汉奸的千古骂名。而且他这个儿皇帝比父皇耶律德光还要大11岁,一口一个爹地叫着乞怜,实在是寡廉鲜耻。

儿皇帝是不好当的,石敬瑭在位六年,对契丹唯唯诺诺,如履薄冰,又背负着一身恶名,心情很压抑,竟忧郁成疾,五十一岁时便在屈辱中死去。他生有六子,五个已死,活着的只有小儿子石重睿,可“爷爷”耶律德光看不上他,最后选了“大眼睛”的石敬瑭侄子兼养子石重贵即位,史称后晋出帝。

石重贵能力一般,但挺有骨气,他一即位就力主向契丹皇帝耶律德光“称孙不称臣”,想把每年进贡的财物省下来。耶律德光是一代雄主,早就有心问鼎中原,这次正好师出有名,借“教训孙子”的名义,先后三次发兵南下,入侵中原大地。前两次依靠中原军民的英勇战斗,契丹的进攻都被打退,石重贵为此骄矜松懈起来,荒废了政务军务。但契丹大军第三次入侵,后晋军队一败涂地,杜重威、张彦泽两员大将投敌引寇,攻入汴梁,包围了皇宫。

契丹大军南下

公元947年1月,石重贵自焚不成,走投无路之下,只好束手投降,后晋灭亡。耶律德光废了他的皇帝位,降为负义侯,把他全家迁到了偏僻荒凉的黄龙府。石重贵一家北行时,饥寒交迫,时时受到押解士兵的凌辱。在辽国生活的日子里,石重贵的妻女被契丹人强行掳走,他悲愤不已,但也毫无办法。公元964年,石重贵在屈辱中离世。他的晚年遭遇与160多年后北宋“靖康之耻”中的宋徽宗、宋钦宗非常相似,简直就是那段屈辱历史的预演!